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冷红尘里的雨滴,不知飘向何处,落在何地

原创作品一律不许粘贴与转载,违者必究!谢谢理解!

 
 
 

日志

 
 

夜雨散文:书香  

2012-04-26 14:08:48|  分类: 夜雨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雨散文:书香 - 夜雨 - 冷冷红尘里的雨滴,不知飘向何处,落在何地

                                                                                                         【书香】

                                                                                       文/夜雨

   挽着微醉的暮色,百无聊赖的我轻轻敲开一位文友的家门,跨进室内的瞬间,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唐突。室内一片狼藉,地板上,沙发上,还有纸箱上,到处是横七竖八的书籍。“要搬家了,忙着将这些该整理的东西整理好。”她微笑着对我说。环视室内已经被她整理过的书籍,在她已经整理过、打算以废纸的价格处理掉的那大堆书籍中,我看见有不少好的杂志。

  “这些书全不要了?”我翻阅着问,声音有些茫然,有些不舍。

  “是啊!我也舍不得,去年搬家时,我一本一本收好,搬过来的,有的还是我学生时代的呢!”言语之间,她透出对生活窘迫的无奈。

   我无语了!默默看着她半蹲在地板上一本一本检查着那些书籍:那些是应该留下的,那些是应该处理掉的。室内还有一个收购废品的小贩,他在忙着捆绑那些纸板,那些已经被主人定了‘死刑’的书籍;她不满三岁的儿子蹦蹦跳跳徘徊在大人中间,一会儿拉着母亲的手,要母亲看他手里的图片,一会儿又来到我面前,要我看他的照片,在我们的敷衍的赞美声里,他粉红粉红的脸颊上荡开着自豪的花。

   无意中翻开一本《大关文学》,我意外看到自己的作品,那是很久以前,我向《大关文学》编辑部投的稿件,接着,我又翻开其它一些《大关文学》,又看到自己其它的作品。说实在的,在这个文学养不活文人的年代,看到自己已经变成铅字文字,心里虽然有些激动,但毕竟与处女作发表时的心境大不一样了,短暂的心湖澎湃之后,竟然升起一股淡然的惆怅;文人,这个时代的文人们,可能很多已经沦为物质上的乞丐了。比如已经被现实压得踹不过气的她——我眼前这位才女,还有我,还有无数个像她,像我一样无奈的文学爱好者们,我们在现实生活里,成为别人眼里的‘异类’,与现实社会格格不入。

   “喜欢?”她看我不停翻阅着那些杂志,接着补充一句:“喜欢就拿去。”

   “不好吧!”我微微一笑,摇摇头说。

   “我现在一贫如洗,就只剩下这些书了。”站起身来,她深深叹了一口气,声音一半无奈,一半风趣。

    空气蓦然凝固!是啊!都说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而为什么现代社会里,很多饱读诗书的人却连一个避风挡雨的‘窝’也没有?比如眼前的她,为了节省一点房租,不得已而搬家?

   “这些都不要了?”我又一次指着那些被定型为‘垃圾’的书,轻轻问。

   “不要了。”她抿嘴淡淡一笑。

    看着眼前这一堆堆横七竖八的书,往事依依,曾经那些颠沛流离的日子如一幅幅灰色的画卷,慢慢在我脑海里浮现,从十七岁离家那年起,一直到现在,很多最初视为珍宝的东西,慢慢在一次次的颠沛流离里被遗弃,虽然当初有太多的不舍,但最后还是将它遗弃。也许有一天我与某位老同學意外相遇,彼此突然问:还有我们当年的合影吗?没了——,然后大家都沉默了,岁月的河水无情冲毁我们太多的东西,哪里仅仅是一张青春的合影?

    “这些书,你要,就拿去。”指着那一堆她整理好的书。

    “这也不要?”我扬起头,看看她,迷茫起来。

    “要啊!只是太多了,搬过去也费力。”她解释道。

     抱着一叠沉甸甸的书,行走在灰蒙蒙的雨雾里,我突然想起去年因儿子的淘气,几个同学将一个同学的脚打伤,住在昆明医院的那段日子,我们居住的旅店没有网络,没有电视,那时我多想拥有一本书;闲暇上街,总想卖一本自己中意的诗集,但都是失望而归,最后在一个旧书摊上,终于买到一本《宋词三百首》,记得刚将它带回旅店,就如获珍宝地翻阅起来......前方隐隐传来一阵摇滚的旋律,这旋律将灰蒙蒙的雨幕与夜色的宁静打破,那是前方歌舞厅里传出来的,同样的灰色雨幕,同样的冷清夜色,有人在为明天搬家而忙忙碌碌,有人在为金钱而出卖灵魂与肉体,有人将夜色里女人的红唇当成人生的美酒,而后不醉不归......最后沉沦于人生的泥潭。

    走在冷冷的大街上,夜风凉凉的手指轻轻梳理着我的头发,抚摸着我的脸,而后缓缓步入我的四肢百骸与每寸肌肤,无意中,我目光触及到街道旁那些零乱的亮着的窗口,这一个个亮着的窗口像天空眨着眼睛的星星,每颗星星都孕育一个美好的愿望,每个美好的愿望都有一个美丽的开始,但在渐渐加深的夜幕里,这些星星们一颗一颗慢慢熄灭,像人最初的梦想一次次在现实里破灭。岁月是一条无情的河,每个人都是这河里的沙粒,日子一天天过,我们也一天天被生活磨得失去自己的棱角。

    抱着沉甸甸的书,我脚步开始缓慢起来:进门该怎样对老公说?他一定会说我又疯了,抱着它们回来干嘛?写诗?你们这些诗人都是疯子、傻子,谁写出豪华轿车来了?谁写出高楼大厦来了?想到这里,我体内刹那间注满沉重的铅,脚下布满泥浆......跨过那家歌舞厅,夜幕又渐渐恢复了宁静,街道开始布满诗意,沿着橘黄街灯柔柔的光芒,我脚步蓦然轻盈起来,怀里这些书瞬间变成空灵的诗句,或是小鸟翱翔的翅膀;

    灰蒙蒙的雨雾被风轻轻撩起,一股淡淡的书香在夜色里扩散开来,我不由一阵心旷神怡,无论岁月之河如何漂洗,因为坚持,年至中年的我,依旧保留着学生时代的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349)| 评论(6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