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冷红尘里的雨滴,不知飘向何处,落在何地

原创作品一律不许粘贴与转载,违者必究!谢谢理解!

 
 
 

日志

 
 

夜雨散文【站在这块故土上】  

2013-03-28 15:11:07|  分类: 夜雨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站在这块故土上
...............................................................................................................................................................
【边框制作】多种颜色花边边框 - 紫郁 - 紫色郁金香

                                                 文/夜雨 
 
   自认将每一寸故土都烙印骨髓的我,随着姐姐走在高楼林立的筠连城,我犹如步入异域的迷宫。
    这是哪里啊?我常常这样问。你脚下是哪条从我们哪里流下来的弯弯的小溪,这上方是那颗很大的黄果树......现在河沟打了水泥板。随着姐姐的声音,一条清彻的小溪从我童年的记忆潺潺淌过,一条弯曲的羊肠小道在我记忆深处缓缓探出头来,将沉睡在骨髓的往昔唤醒——一条小道弯曲着细长的腰身延伸,从古楼乡延伸到廉溪乡,再从廉溪乡的燎原社分叉到燎原一队,二队,而后是我们启蒙的学校——燎原小学,又接着延伸,三队,四队......星星社,百合寨,塘坝等一个个熟悉的地名如同漫天的星星渐渐划破我脑海里沉闷的夜幕,像天真的娃娃朝我不停眨巴着眼睛。
    沿着这些熟悉的名字,一大片一大片水田在我脑海泛起粼粼的银波,父辈们弯着腰在水田挥汗如雨的情形恍如画卷在我眼前来回晃动着;望着前方那交错的宽阔的水泥街道,望着眼前这大片大片用钢筋与水泥构建的森林:酒店,超市,厂房,舞厅......我的思绪随风慢慢飘荡起来,我儿时的伙伴们去哪里了?他们也像我一样像漂泊的风流浪在异域的天空吗?顺着姐姐扬起的手,我的视线进入一片正在修建的高楼:白鹤寨(筠连的一个社名)现在修建得可漂亮了!姐姐一边走,一边不停的说。整个燎原社彻底焕然一新,还有星星社(地名)也完全失去原来的模样。筠连现在的变化可大了呵!公园,街道,楼房......燎原,星星,莲花,白鹤......多么美的地名!它们时而像一朵朵洁白的云,从故土高耸的烟囱上腾空而起,而后越过千山万水,轻轻飘落我疲惫的心上;它们时而像一片片洁白的莲瓣,拽着故乡山峦那缕柔风的裙摆,悄然飘落我思念的心湖,而后澄清我血液里堆积的杂质;它们时而像一缕缕柔软的风,从白塔之上出发,而后越过岁月的沟沟坎坎,拉响我悬挂在老屋檐下的风铃。
    站在这片故土上,家乡日新月异的盛况使我心湖澎湃,脚下是被厚厚的沉沉的水泥板压着清清小溪,她是淀水河的女儿,是大地的血液,是我无数父辈们延续生命的口粮......随着岁月的流失,随着城市的不断扩建,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渐渐像失去鸟巢的鸟:有的背上行囊踏上异地的打工之路,有的用卖地所得的钱经商,成为地地道道的商人;有的......我脚下这条小溪在静静的流淌着,流进筠连的淀水河。
    淀水河从哪里来?来自贵州,来自云南,来自筠连的龙镇与双泉,来自无数重迭的山脉,而后渐渐汇聚成一条静静流淌的河,是无数条如婀娜的美少女的清清溪流渐渐汇聚成丰腴的母亲河——淀水河,淀水河从我父辈的头顶淌过,从我的头顶淌过,她静静淌过,淌过岁月的起起落落,淌过人类的悲欢离合,又淌到哪里呢?......最后淌进她最后的归属——大海!淀水河是一个母亲,她哺育着我们,延续着我们,她潺潺地淌过多少岁月?
   凭借我灵敏的听觉,我感觉到脚下这潺潺的流水声渐渐瘦了,像母亲不断弯曲的背影,像母亲微弱的呼吸......我的家乡并不美,低矮的草房苦涩的井水......,远处隐隐传来一阵高亢的旋律,这旋律随着轻轻拂过脸颊的风扩散,扩散开来——从我家门前流过的哪条哼着欢歌的小溪没了,甘甜的井水没了,家门前那一层层的梯田没了,那随风摇摆的麦浪没了,那金灿灿的笑弯了腰的水稻没了......,星星社,白鹤寨,燎原社,莲花乡......这一大片一大片我们筠连人的良田宝地慢慢被都市林立的高楼淹没,也许在几十年以后,我们的子孙脑海里再不会有这些飘荡着诗意的地名,如同他们无法见到春天那一片片金灿灿的油菜花盛开,如同他们无法看见我们记忆里那随风摇摆的麦浪,那笑弯腰的水稻。
    现在变化大的何止是我的家乡筠连?在昭通,在昆明,在广州,哪里不是日新月异呢?哪里不是一排排高楼代替一大片水稻,一片玉米林呢?我们这一代失去土地的农民手里攥着一叠用良田换来的钞票,可以生活多久?还有我们的儿女,他们已经彻彻底底从农民里被分离出来,我不知道静静流淌的淀水河是否还有乳汁养育这成千上万的筠连儿女,但她的母亲——黄河已日渐消瘦了!
    望着渐渐亮起的街灯,它们多像天上的星星,又像我们眨着的眼睛;放眼望去——,城市大了,乡村缭绕的炊烟瘦了!回家吧!姐姐的声音将我飘飞的思绪拽回,蓦然回头,我看见姐姐两鬓多了一缕华发,眼角已经布满鱼尾纹,她多像母亲曾经的身影,母亲走了——,我们老了——,年华易逝啊!而养育我们筠连人的母亲——淀水河呢?她会永远年轻吗?还有她的母亲河——长江,黄河呢?会永远年轻吗?脚踏在这片故土上,头顶却是辽阔的天!一个偌大的宇宙!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55)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