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冷红尘里的雨滴,不知飘向何处,落在何地

原创作品一律不许粘贴与转载,违者必究!谢谢理解!

 
 
 

日志

 
 

夜雨散文【故乡的秋天】  

2014-01-04 11:02:42|  分类: 夜雨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雨散文【故乡的秋天】 - 夜雨 - 冷冷红尘里的雨滴,不知飘向何处,落在何地

                                                           故乡的秋天
 
           我喜欢秋天!尤其是故乡的秋天!
           无论跨过多少岁月的沟沟坎坎,故乡的秋景都在记忆里定格为最美的画板!故乡的秋色是母乳,是父亲额头流淌的汗滴,是童年果木树上悬挂的小小欲望!我的童年没有积木,没有洋娃娃,也没有现在孩子们手里的奥特曼,但我的童年是一部被爱汇聚的画卷,每一个小小的脚印,都被一片秋叶覆盖,都烙上深深的秋痕!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无论伫立在一望无垠的秋田,抑或置身香气袭人的果园,即使是那些双手不沾泥的城里人,面对这黄灿灿的,闪烁着生命气息与散发着泥土芬芳的秋色,也难以不折服于大自然对人类的辛勤劳作的回报,身为农民后代的我,在这季节酝酿的酒香里沉醉,就更是理所当然了! 
          一片甘蔗林、橘子园、抑或至今暖和着记忆的烤红薯、与沾满泥土却又香脆的花生、黄灿灿的稻子......它们卷缩在故乡的深秋,如同搁置在记忆的一坛酒,无论历经多少的风雨洗涤,依旧飘着浓郁的幽香。
          在我很小的时候,家门前有一片甘蔗林,依稀记得,那甘蔗林是土地没被农民承包时队里种植的,后来土地被农民承包到户,那甘蔗林就被一片玉米林或油菜花代替,但在我记忆的秋风里,总有一片甘蔗林在随风摇摆,那长长的宛如刀尖的甘蔗叶片,你挨着我,我挤着你,像一个个在甘蔗林里来回穿梭的妇女,微风拂过,便发出沙沙的声音,那是她们在劳作时说出的话语......娇嫩的叶片们,于无数的日夜,吸收着夏阳炽热的光芒,也经历风雨雷电的洗礼,这娇嫩的叶片像一个个天真幼稚的女孩,被岁月慢慢磨练为成熟而苍老的妇人,她们默默守护着甘蔗杆,那笔直的甘蔗杆是她一生的依靠,是命定三生的夫君;那甘甜多汁的节子才是甘蔗林的主题,甘蔗节开始是短短的,但那短短的节子像小孩的脚丫,慢慢被岁月的风声拉长,再拉长......若置身于深秋的甘蔗林,静静竖起双耳,你会听见一种超出体外的声音,一种甘甜的汁液在血液里流淌......那是农民苦尽甘来的喜悦,是秋的味道!
          老屋前后的自留地里,东一颗西一颗橘子树沐浴在淡淡的金辉里,那青青的、小小的叶,宛如小小的船儿,在金色的光波里,紧挨着、拥簇着、折叠着,形成金秋橘林的底色与画板;那一个挤着一个,圆圆的、黄橙橙的,在秋光里宛如黄宝石,宛如黄灯笼的橘子才是秋的主题......步入秋天的桔园,你会感觉树梢上的每一个橘子都在朝你招手,摘我吧!摘我吧!......它们星星般眨着眼睛,逗弄着你的视线;置身秋天的橘园,你会感觉每个橘子都是可爱的,它们是秋天的娃娃,是流动的色板;置身秋天的橘园,面对一个个穿着金袍的果子,你会感觉自己也披着金色袍子,那被金袍包裹的肢体就是蕴含着甘甜汁液的橘瓣,对面粲然的秋光,你的生命正被一瓣一瓣地打开,这时,你会忘去红尘的忧烦,忘却与秋一步之遥的,竟是寒冷的冬季!
         烤红薯的味道!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味道就卷缩在我记忆,像从母体带出的胎记,深深烙印灵魂。
         隔着久违的岁月,依依往事浮上心头,童年记忆的母亲,是一个肩能扛日月,背能背大山的能人,我家九口人中,母亲是夜里最后一个闭灯睡觉,天亮最先起床的一个。老家的红薯,是农村除了玉米、小麦、水稻之外的主要食物,我的童年弥漫着烤红薯的味道。在红薯收获的秋季,家里每天傍晚都要煮一锅红薯,刚出锅的红薯热气腾腾,香味扑鼻,但红薯刚出锅时,却不是吃它的最佳时刻;老家的农村家家户户有个高高的火炉,是用来做饭的,到夜里这火炉就空着,但夜里闲着的火炉母亲并没有让它闲着,母亲把煮好的红薯放在火炉四周,一夜烘烤之后,红薯里那多余的水分被慢慢烘干,烤干的红薯散发出一股奇异的香味,那是炉火的气息与泥土的味道,在漫漫长夜与红薯的果肉相溶,轻轻掰开,那或白或黄的果肉就使人眼馋起来,轻轻地咬一口,软软的,甜甜的,绵绵的,慢慢咀嚼,就有一种咀嚼干吧卤肉的韧性,抑或细细回味如烟往事的感觉。
         幼年时代,我与小妹同睡一床,那时我们每天天刚蒙蒙亮就醒来,卷缩在暖和被窝里的我们会静静竖起耳朵,听母亲起床的轻微脚步声,接着是松火,捡红薯的声音......妈妈,我要吃红薯!我们从被窝里伸出小小的脑袋,对着母亲大声呼喊,母亲走到我们床前,递来几个烤得软绵绵热乎乎的红薯,一番饱餐之后,我与小妹又缩进暖和的被窝,甜甜进入梦乡。一觉醒来,昨夜还空空的水缸已盛满水,母亲高大的身影在屋里来回穿梭,她已从外面弄一大背猪草回来,那早上才穿出门的鞋子,已被大地的露水完全打湿,那挽得高低不一的两条裤脚,若在雨天,还滴答滴答的滴着水......
          花生不知是什么时候扎根在我记忆的!
         大概是从我家的承包地有一块适合种植花生时开始吧!农村的孩子,土里出什么就吃什么,花生是绝大多数农村孩子的挚爱,我爱上花生不是因为读了许地山那篇《落花生》,而是被它袭人的香味吸引着,花生无论生吃,还是煮着吃,烤来吃都好吃。然而,好吃的花生不像红薯那么普遍,吃花生错过季节就不容易吃到,而我却常常吃到那错过季节的花生;读高中时,住校的我每隔一个星期要回家一次,在校读书常错过吃花生的时候,因心疼我没吃到花生,年迈的奶奶会背着家人私下为我藏一些,每次回家,奶奶就将藏着的花生偷偷塞给我......当然,奶奶为我藏着的,还有房前、屋后那橘子树上,核桃树上那沉甸甸的爱!父爱如山,深沉的父爱就像埋在泥土里的花生,其实奶奶背着家里人为我藏花生,是在父亲的默许下进行的......
          秋风,掀起一望无垠的秋色,但这醉人的秋色,又蕴含着沧海桑田的变异!如今的我,即使对着斑斓多姿的春景,脑海依旧会掠过那片深秋的甘蔗林!故乡的甘蔗林里,一根根哨兵般站立的甘蔗,无论经历多少风吹雨打,依旧挺直着脊梁,默默完成它奉献甘甜汁液的使命......年迈的奶奶,一生操劳的父母,以及家乡无数年迈的乡亲,他们都是故土之上的一根根甘蔗,用生命的汁液灌溉着故乡的秋林。
         对着蒙尘的镜片,镜里那个陌生的,被秋烙上深深印痕的人,是谁?是我吗?是那个缩在暖和被窝里,伸手接过母亲递来的热乎乎红薯的我吗?秋叶落尽,面对萧瑟、又带着颓废气息的晚秋,我感觉到沉甸甸的,秋的重量!
         但我喜欢秋天!尤其是故乡的秋天!
         故乡的秋天弥漫着一种幸福的味道!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