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冷红尘里的雨滴,不知飘向何处,落在何地

原创作品一律不许粘贴与转载,违者必究!谢谢理解!

 
 
 

日志

 
 

夜雨散文【春日荷塘】  

2014-06-03 14:19:51|  分类: 夜雨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雨散文【春日荷塘】 - 夜雨 - 冷冷红尘里的雨滴,不知飘向何处,落在何地
 春日荷塘

          丝丝缕缕的春风扬起灵动的手,裁剪出万千婀娜摇曳的醉柳,裁剪出红的、白的、粉的、紫的五颜六色的花儿,面对千娇百媚的春景,人们完全忘却昨天的寒冷,忘却春风这位仪态万千的女子竟是站立冰雕的玉肩之上,轻甩长袖,送走昨天的严寒才迎来这赏心悦目的春景。
         那是一个空闲的春日,隔着窗户的玻璃,那些户外摇曳的绿如柔软的丝绸挤进我眼帘,随即推开那扇透明的薄薄的玻璃,一阵阵花香随风而来,像一群调皮的娃娃,一股劲地往我鼻翼里串......
        面对这飞扑入怀的春色,我心中涌起一种想要将它拥入怀中的感觉,也许是城市林立的重叠的高楼挡住远眺的视线,也或是沉闷而繁琐的生活挤压得使人踹不过气来,也或是每个人的心中都潜伏着一个明媚的春天、一片芳草地;所以在户外这些争妍斗丽的花儿们的逗畔下,我轻抖心上的蒙尘、展开双肩走出小屋,准备去拥抱美丽的大自然。
        三月的春天,户外是个偌大的花园。
       无论是河堤上随风起舞的柳条,还是脚下那软软的,嫩嫩的,随时可以挤出水来的绿草坪,都是春光下醉人的底色,何况那一枝枝,一簇簇,一树树,一片片......洁白的李花,粉红的桃花,含羞的杜鹃,热烈的迎春.....然而,这一枝枝,一簇簇,一树树,一片片斑斓的春色从我心底轻轻掠过,像一群衣着艳丽却无半点个性的庸脂俗粉,无法在一个高贵的王室后裔心中掀起半丝涟漪,就在这时,一个静伏在我血液的花名蓦然在我脑海里一跃,它在大自然的花名册里,在万千美奂绝伦的佳丽中,犹如不施粉黛西子,自清澈如镜的水面缓缓探出头来——荷花!
        不知是读了周敦颐的《爱莲说》,还是被朱自清的《荷塘月色》诱惑着,那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莲花,很早就亭亭玉立在我心头,以至于我的个性签名也用了莲的名称——我自如莲!那个如星星探出头来的花名瞬间又流星般滑落,沉落心底。荷花是在六月盛开啊,三月去看荷花是不是有点唐突,荷花这洁白如玉的小女子可能还偷偷躲在一汪清水里,或是藏身在一张张绿叶之下,要待春日的众花渐渐退出季节的舞台,在风雨的千呼万唤之后,她才迈着姗姗的碎步走向属于她的季节舞台。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有羞涩的打着朵儿......心里默念着朱自清对荷塘的描述,再联想到去年我在经过昭鲁高速公路与那千亩荷塘失之交间的失落时,心里想,看不到盛开的荷花也无妨,就看看那层层叠叠的荷叶,看那在春风的拂动里泛起千层涟漪的水面,它们是荷花默默的陪衬者,在这风和日丽的春日也一定别有一番情趣吧!
         车子直抵永丰千亩荷花生态旅游景区,如不是沿途那一张张指示牌,如不是那一张张指示牌上明明白白写着‘千亩荷花’的字样,我很难相信,也很难想象,那一枝枝亭亭玉立的,那一朵朵洁白无瑕的,那粉红娇艳的,那洁白无瑕的荷花竟然与这一片片黑土密切相连,不要说在这如火如荼的春日,就是与那落寂的秋日相比,进入我眼帘这黑压压的一片片泥土,也仿如一群蒙头垢面的乞丐,他们对我呲牙咧嘴,对我挤眉眨眼,越朝‘千亩荷花’深处走,我心越失落,心仿佛跌进一个无涯的黑洞......在弯弯拐拐的水泥路面前行,每走一步心灵的落差就加深一分,沿途既没有一片荷叶,也没有半弯清水,就是连一滴污水也没看见,展现在我视野的除了黑压压的泥土还是黑压压的泥土——黑泥地,我一时会过神来,这是昭通有名的黑泥地,难怪它像一个刚从煤堆里窜出的汉子。
        既来之则安之吧!我对自己说,我倒要看看这黑压压的泥土是怎样养育出一朵朵高贵的莲来?或许是我走错了方向?迎面走来一位肩扛锄头的老汉,他裸露在外的肌肤像这泥土的颜色,黑黝黝的,脸上布满深深的皱纹,那深深浅浅的皱纹就像呈现在我视野的泥土,无尽的荒凉与沧桑,但他深陷的眼睛里却闪过一丝光亮,这光亮与眼前明媚的阳光接轨。老伯,这里是荷花池吗?我略带迟疑的口气问,指着眼前无边的黑泥,声音很轻。是啊!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没想到老汉还知道杨万里这首诗,竟用他那满口生硬的昭通口音不伦不类地嘀咕着。我好奇地看看他,眼里充满疑惑——他也会吟诗?见我一头迷雾,老汉冲着我羞涩一笑,我闺女对着荷花,随时脱口而出,时间久了,我也记住了!也许好闲聊是老年人的天性,随即,老汉将肩上的锄头往路边一放,就对我炫耀起她的闺女来,老汉有两个闺女,而且都在外地上大学,老汉整日在这黑泥里风里来雨里去,一生弯曲着生活的脊梁,终于将两个土里土气的黄毛丫头供养成大学生了。
        看着老汉迎着阳光走进黑泥,他留在身后那一串凹凸不平的脚印仿佛幽深而昏暗的岁月隧道,他——以及与他类似的农民,他们将一生匍匐在这黑泥地里,才有那一枝枝,一朵朵,一片片,以及千亩荷塘,他们卑微着他们的卑微,平凡着他们的平凡,他们没有上流社会之士的虚伪与客套,他们在黑泥里风里来,雨里去,一生披着一件朴实无华的衣衫。
          细细想来,我们生存的环境何尝不是一块黑泥地?在这以金钱为目的的生存空间里,人性的虚伪与贪婪,使人越来越感到孤独,背着沉甸甸的行囊走在路上,我们需要停息,需要灵魂深处有一片艳阳天,一片芳草地,需要有一朵纯洁的莲在心底沉睡或绽放;所以我们在属于自己的灵魂土壤里耕耘,用笔与纸,用键盘敲打一行行灵魂的文字,我曾以为文学是一块干净的土壤,所以在无数宁静的日夜让文字充实着自己的人生,随着网络的盛行,文学这块干净的土壤渐渐被尘世污黑的幕布覆盖,从刊物对作品的不公发表到越来越多的抄袭与剽窃,使得许多曾将文学视为生命的文学爱好者们渐渐对其失去了最初的热情,从懒于动笔到最后搁笔,甘愿将自己的灵魂放逐在虚无缥缈的夜空。
         站在黑泥之上,我抬头看了看天边漂浮的云,它那么白,白得使人想将它盈盈于手,握于掌心,天那么蓝色,蓝得使人迷醉,使人情不自禁地张开双肩,想象自己像鸟儿一样翱翔,然而在这蓝天白云之下呢?竟是黑压压的泥土,是一片荒凉与沧桑,但无论地面的泥土是什么颜色,那天空该蓝的依旧蓝着,该白的依旧白着......渐渐地,我在蓝天与白云深处读懂了一种哲理,一种做人的哲理,世间因有黑才有白,尘世因有丑才有美,生活因艰难而激发我们去拼搏,人生因有遗憾而让我们懂得珍惜......因有污泥才有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
       滚滚红尘,芸芸众生,无论高贵也好,卑微也罢,都如春日一闪而过的风景。
       春日里,小草有小草的翠绿,鲜花有鲜花的娇艳,我就是尘世之中唯一的我,如同莲花就是莲花,因它扎根在污泥,因它自污水里姗姗而出,因它不与群花争妍斗丽,因它绽放在骄阳似火的夏日,所以成其莲,成为万千文人雅士赋词作诗的高雅象征。
       作别黑泥地已是落日下沉的时候,初来的失落已随风散去!

夜雨散文【春日荷塘】 - 夜雨 - 冷冷红尘里的雨滴,不知飘向何处,落在何地夜雨散文【春日荷塘】 - 夜雨 - 冷冷红尘里的雨滴,不知飘向何处,落在何地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原创美文
阅读(13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